西安热线 > 体育 >  正文

谢军转型后依旧难忘初心:棋手经历对我帮助大

发布时间:2016-01-12 03:00来源: 未知
▲2014年,谢军在龙潭庙会上与多名成年、少年、儿童同时对阵。京华时报记者张斌摄 今年是谢军从棋界抽身后来到首都体育学院的第五个年头。最近时值亚洲大学生国际象棋赛在首都

  ▲2014年,谢军在龙潭庙会上与多名成年、少年、儿童同时对阵。京华时报记者张斌摄

  今年是谢军从棋界抽身后来到首都体育学院的第五个年头。最近时值亚洲大学生国际象棋赛在首都体育学院举办,在工作的间隙,谢军在赛场旁边的阶梯教室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提起棋,谢军说,现在的她还是难忘初心,棋是她一辈子都割舍不下的。

  □谈转型

  棋手经历对其帮助大

  从体育界转型到教育界五年,谢军感触颇多,“来到学校的这五年,自己全面多了。虽然做棋手需要领悟,但很多东西其实必须经历,做一遍之后就知道其中的艰难了,本事才能长出来”。

  谈到毅然抽身来到大学开启一段完全不同的生活,谢军说这和当初自己的学业生涯有很大关系,“我在北师大读书时,就非常喜欢大学的氛围,做棋手的同时也一直坚持学业。因为比较忙,在北师大21年,才把本科、硕士、博士、博士后和第二个博士后弄完。但那个时候只是从学生的视角看高校,直到后来担任副校长的工作,才发现挑战很大,很多工作一环扣一环。我不觉得这个环境陌生,但真正的融入还是要面临很多挑战。”谢军说,这几年她接触了很多自己从未想过的内容,“我是不会就学、不懂就问。棋手出身对数字是很敏感的,前几年我分管资产工作,但是它不仅仅是算账这么简单,资产是一个独立的体系,当时恰好面临从纸质到电子的转型,我是从‘盘亏’‘盘盈’一点点学起的。”

  谢军认为,棋手的经历对于她现在的工作帮助非常大,“棋手很重视逻辑思考,而逻辑是一切的根本。下棋一定要有计划,否则就是瞎走。新的东西虽然需要去学,但整个的思路还是比较清楚的。而且,棋手的经历让我知道所有的事来不得一点侥幸,必须要肯下功夫,这是最大的财富”。对于自己的名气是否在新的工作中有所帮助的问题,她觉得这种帮助几乎等于零,而且个别时候还会造成一些压力,“名气使得我一直浮在表面上,人家都看着呢。但事实是,其他领域的工作我也需要时间去学习,这样反而会有些压力”。

  □谈事业

  发挥特长带起研究生

  谢军转型后,首都体育学院成立了棋牌文化研究中心,谢军带起了棋牌文化和竞赛管理方面的研究生。这次亚洲大学生国际象棋比赛落户首都体育学院,她也是前前后后地张罗,开赛前甚至还亲自帮忙布置赛场摆棋,事无巨细。这次比赛的组织工作得到了中国棋院和亚大体联的一致认可。

  把自己擅长的领域和学校结合起来,谢军有自己的想法。“这是以学校的特色为基础,结合了我的特长。棋是智力项目,国际象棋、象棋、围棋都是非常有传统和文化积淀的项目,而学科建设和学校文化的培育需要时间。我刚开始带的研究生是运动心理咨询方向的,从去年开始,学校各方面初步具备了一些条件,因此成立了棋牌研究中心,亚大体联教育发展中心也设立在我们这里。有了这种支持,我们就可以发挥学校资源,去完成赛训的工作,这也是学校的一个研究任务。”

  “原来不具备这样的条件,现在具备了,我们就要积极推进。武汉体院办了智力运动会,现在也有围棋方向的课程,西安体院也在做棋类方向的尝试,天津体院有桥牌,北体大今年推出了智力运动专业,现在各学校对于棋类的教练需求不小。”这次在亚洲大学生国际象棋赛举行的同时,首都体育学院还开设了国际象棋中级教练员培训班。谢军说,这也是一种尝试,如果条件成熟会继续推进。

  □谈市场

  待时机成熟顺势而为

  随着46号文件的推出,棋牌项目的转型也迫在眉睫。谢军认为,这是整个项目、事业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后,社会的一种需求,棋牌也要融入到整个大环境里去。

  市场会通过规律去衡量,通过价值的方式去体现,谢军对于棋手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认识其实很明确,“所谓大浪淘沙,是金子最后总会留下的。在我换了一个工作领域后,对这个体会更深了。有句话叫‘英雄不问出处’,你只要能做得好,就会得到认可,无论是哪个方面”。

  谢军想得更多的是,在棋牌文化转轨的大背景中,结合学校方面可以推进的内容和方向,“我们在从科研和社会服务的角度切入,体制和教学创新的方面也有需求,因此要从中找到一个更适合我们的事业发展点,围绕它来展开。棋牌和足球的训练方法、手段一定是不一样的,要分析它的特性,然后结合学校的特点运作一些赛事、研究,可控性会比较强。总之,我们要跟着时机走,待时机成熟,顺势而为”。

  □谈下棋

  比赛前曾紧张得呕吐

  谢军淡出赛场近十年,这些年来过棋瘾的机会就是一年一次的特级大师混双赛,今年十一期间在环境优美的上海海湾森林公园举行的混双赛,似乎重新点燃了谢军的热情,“这次比赛我跟倪华搭档,他作为男队队长,很知道为队友着想,在一起配合非常愉快,很容易进入状态。从竞技角度来说,我对棋有些陌生了,但底子还在,只是还需要时间恢复,有时候会有些犹豫,希望决定由倪华去做,很多机会就这样错过了。但不管怎么说,这次经历非常棒,我还下了很多新开局。这次坐在那里,确实有想下棋的感觉”。记者觉得谢军这是不忘初心,谢军想了想,“应该是难忘初心吧,棋是我一辈子都割舍不下的”。

  谢军还回忆起了最后一次为国出战的经历。“2004年我最后一次参加奥赛,打第一台,当时压力很大。我是学心理学的,心理在棋手中算好的,但是身体恢复是不受控制的,睡眠质量很差。下午比赛,中午吃完饭紧张得会吐,完全是神经性的,不下棋了立马什么事都没了。”倪华曾透露,当年谢军其实很疲惫,身体状态特别差,但是非常有气场,只要一上场就能震慑对手。谢军听到后笑言:“当年陈祖德院长特别信任我,他跟我说,‘你只要坐在那儿,对手就怕你。’”

  谢军非常怀念棋手的经历,“我常跟年轻棋手说,当你离开后就会觉得棋手的生活很幸福,不用去考虑其他杂事,只需要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就行了。把棋下好,赢了就是硬道理。我把这些经历讲出来,也是希望年轻棋手珍惜”。

  □谈家庭

  和女儿“斗智斗勇”丰富人生

  作为双博士后、高级知识分子,谈起对女儿的看法时,谢军笑着说:“她是我的作品,是一个一生的朋友”。

  谢军说:“她是一个家庭的作品、一个结晶。我特别感恩北师大的一点,就是我在培养自己孩子方面的知识很多是在那里学到的,因此培养起孩子会很从容。虽然这过程中也会有很多困惑,但还是很有收获。”

  对于自己的孩子,谢军认为她胜负观念不是很强,不太适合做棋手,只要接受适合她特点的教育即可,“我经常跟她说,你将来干什么都行,我唯一对你的要求就是你现在尽力、开心、健康成长就好”。

  对于自己身上有哪些特点被女儿继承的问题,谢军坦言,首先是一个健康的身体,一个还算不错的智力,另外就是做事执着的态度,“虽然是孩子还会偷懒、贪玩,但是认准了一件事后,她的执着也让我敬佩。陪伴着她成长,我也收获很多,真没想到人的潜能这么大。我在和她偶尔‘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也在不断丰富自己的人生”。谈到女儿和她的学生有哪些不同时,谢军说,虽然都是传授,但差别还是很大,“师生关系建立后,学生的反抗性会很弱,他知道你为他好,可以争论但不会质疑你的权威。但孩子不一样,更随便一些,这种关系更多元化一些”。

  京华时报记者刘旭辉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 新闻
  • 房产
  • 汽车
  • 娱乐
  • 体育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帮助说明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www.xian08.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西安热线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QQ:20993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