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热线 > 健康 >  正文

连载 |《长寿仙翁李青云》第二十一章:九死得脱生,垂危需挽命

发布时间:2018-01-22 11:17来源:
看着自己红肿的左手手掌,李青云不由面色一变的双眸一缩:毒?好厉害的毒! 忙心意一动,引动体内气血,将手掌上的奇毒逼入指尖的李青云,清楚的看到自己左手的指甲竟是暗红变
看着自己红肿的左手手掌,李青云不由面色一变的双眸一缩:“毒?好厉害的毒!”
忙心意一动,引动体内气血,将手掌上的奇毒逼入指尖的李青云,清楚的看到自己左手的指甲竟是暗红变长起来,快速生长般眨眼变成了两三寸,急速变黑,随即坏死般脱落了下来。
紧接着,李青云左手五指指尖再次生长出指甲,这次生长速度明显慢了些,指甲变黑的速度也慢了,过了片刻后依旧长到两三寸,却没有之前那么黑的指甲再次脱落下来。
看到这诡异一幕的乌雅,不由美眸一瞪的惊呼出声:“呼和..这..”
如此先后生长脱落了九次之后,感觉手上奇毒差不多被逼尽了的李青云,第九次脱落的指甲看起来却只是灰黑之色。
“乌雅,你外公应该是中了很厉害的毒,临死前留下这几个字,就是为了警示后来之人。只是没想到,这毒的毒性这么强。那么长时间了,竟然还残留在石壁上。我只是手掌略微碰触,就被毒素侵入。也幸好只是这么一点,否则..”说着凝眉看向石壁上那凹陷的字迹,李青云不由面色凝重道:“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字迹应该是你外公用血所书。因为血液中蕴含剧毒,从而腐蚀了石壁,才留下了凿刻一般的字迹。”
“彼岸花?是一种剧毒的花吗?”乌雅忍不住蹙眉问道。
李青云摇了摇头:“不,彼岸花并没有毒,反而是一味可以治病的良药。但是,传闻中的彼岸花,却是开在阴司冥界的黄泉路上,是接引往生者的..”
“若真想弄明白你外公留下这几个字的意思,我们还要继续往前走才行。不过,从你外公留下的这几个字来看,前面必然更加危险,甚至可能九死一生。乌雅,咱们还要继续往前走吗?你父亲他多半已经..”李青云转而正容看向乌雅。
乌雅则是蹙眉咬牙连道:“就算父亲真的死了,不看到他的尸体,我也不甘心。”
“那好吧!咱们继续往前看看,不过一定得小心。乌雅,你要答应我,接下来不管遇到任何的情况,都要冷静,”李青云神色沉重道。
点头应了声的乌雅,便是和李青云一起往前走去,在蜿蜒幽深的通道内拐了两个弯,前方突然亮起了隐约的红光般。那略显诡异的红光,让李青云心中莫名的感到不安。
“阿爸..阿爸..”在火把光芒的映照下,乌雅隐约看到了前方伴随着略微闪烁般红光而模糊可见的身影,一道斜靠在石壁上的身影..
待得慢慢靠得近了,看清楚那道身影样子的李青云不由双眸一缩。
那是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红润的面容之上带着一丝诡异笑容,浑身隐泛红光般..
“阿爸!”看到那人美眸一亮的乌雅,慌忙欲要上前,却是被李青云伸手死死拉住了。
看着乌雅阿爸脸上的诡异笑容,李青云却是心中不安之感更加浓郁起来,总觉得很不对劲。越看,李青云就越觉得那诡异的笑容好似死神的笑容般。
“呼和,是阿爸,他真的是我阿爸..”乌雅显得很是急切激动。
“乌雅,你冷静一点儿!”李青云却是牢牢抓住乌雅的手臂低喝道:“我知道,他是你阿爸!可是你觉得,他真的可能还活着吗?你不觉得很不对劲吗?”
“能有什么不对劲的?阿爸他明明是活生生..”激动说着的乌雅,突然注意到她阿爸身上隐约的红光亮起,不由俏脸一变的话音一滞。
“不对劲,快退!”只觉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般的李青云,眼看着乌雅阿爸浑身红光大盛,甚至这幽暗通道内都是亮起了红光般,不由低喝一声忙拉着乌雅向后退去。
在红光的照耀之下,李青云清楚的看到了周围的情况,被红光映照成了暗红色的石壁上隐约可见一些火焰、红花、狰狞兽类的栩栩如生图像。在乌雅的阿爸身后,赫然是一个石门般,石门上有着一朵硕大面盆般大小的红花雕刻。可此时,那雕刻却是栩栩如生般,伴随着红光亮起,好似真正的花儿慢慢绽放开似得。

伴随着那花朵盛开,越发浓郁的红光之中,好似有着红色的雾气从花朵内缓缓的逸散而出般。与此同时,李青云和乌雅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脚下地面在震颤,仿佛有着什么东西要从地下钻出来似得。

“快走!”低喝一声的李青云,拉着乌雅便要向通道之外飞奔而去。

..就在此时,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地面炸裂般,一条如大虫子般通体红色,身上有着粘稠般液体的怪物从地下钻了出来,一道电光从其口中喷出。

嗤嗤..空气被电离了似得,后背一阵灼痛的李青云,浑身都是一麻,心脏狠狠抽搐了下,慌忙将乌雅推开,而他自己也是借力向着一侧退去。

几乎在李青云退开的同时,一股粘稠般的液体洒落一地,地面迅速腐蚀了。

眼看着那仿佛一条牛肠般的怪物紧接着快速向乌雅游动靠近了过去,脸色一变的李青云,不由忙伸手抽出背后背着的一根长棍,闪身上前,挥动着手中长棍,狠狠一棍子砸在了那怪物身上。

在被李青云一棍砸飞出去的同时,那怪物还不忘发出一声诡异嘶鸣,电光闪烁向着李青云和乌雅波及而去。

脸色再变的李青云,手中长棍反抽般一股柔劲将乌雅送到了三四米外,而他自己却是来不及躲闪被电光波及,顿时浑身抽搐般口中发出一声压抑痛苦嘶吼,直接摔倒在地。

“呼和!”急切惊呼一声的乌雅,刚刚踉跄摔倒在地,便是慌忙爬起来来到了李青云身旁,伸手将其扶了起来。

就在此时,伴随着一声更加尖锐的嘶鸣声,抬头一看的乌雅,便见那被李青云砸飞的红色怪物竟是径直向她阿爸撞去。乌雅的阿爸便好似脆弱的瓷器一般,被其直接撞碎了般,化作飞灰,一股红雾升腾而起,同时那撞在石门上的怪物,也是被吸在了上面一般,身体快速干瘪下去,很快化作飞灰消散,而那石门之上的花却是更加鲜红耀眼,完全绽放一般,其中逸散出的红雾更浓了起来。

“阿爸!”瞪眼惊呼一声的乌雅,看着这一幕瞬间呆了一般。

“快..快走..”李青云有些虚弱般的嘶哑声音,让乌雅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随即连忙点头的用力扶起李青云,带着他往外踉跄走去。

与此同时,在血色光芒映照下,那越来越多的血色雾气也是向着外面逸散而去,慢慢的追上了李青云和乌雅。

“不对..乌雅,这红雾有毒,屏住呼吸!”似有所觉的李青云急忙说着,同时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两个用解毒药草泡过,早已浸润之后的纱巾递给了乌雅一个。

接过纱巾捂住口鼻的乌雅,连扶着同样用纱巾捂住了口鼻的李青云加快速度向外而去。

然而,很快李青云便是发现,那红雾并非只是通过口鼻呼吸进入人的体内,而是无孔不入般的可以经过浑身肌肤毛孔渗透而入。

慢慢的,乌雅只觉浑身发软、脑袋发晕的意识也是渐渐迷糊起来,恍惚间好似又看到了她阿爸就在前方笑看着她。

不过,李青云却是感觉浑身燥热一般,因为之前被电击造成的身体不适快速消失,反而体内气血沸腾般,似乎一下子拥有了使不完的力气,想要发泄般。

“乌雅!”一把扶住浑身一软般欲要倒地昏迷倒地的乌雅,看着她脸色酡红、浑身慢慢有些发热伴迷糊的样子,不由脸色一变。显然,乌雅应该已经中毒了。而他,似乎也并未能幸免,否则体内不会这般的燥热异常。

就在李青云拦腰抱起乌雅拼命狂奔般沿着通道向外而去的时候,没跑多远呢,突然目光余光注意到一旁通道内有东西飞窜而出,不由慌忙侧身将乌雅护在怀中。

嗤嗤..一些粘液从天而降般,洒落在了李青云背后和脑袋上。

“啊..”浑身抽搐般瞬间发出了痛苦惨叫声的李青云,头发和后背快速被腐蚀了般,露出了血肉模糊般的头皮和后背,但他却是咬牙双眸发赤般目露狰狞狠色,豁然转身手中长棍已是如长枪般狠狠刺出,正好刺中了你怪物大张着有电光闪烁的嘴巴之中。

噗嗤..长棍从嘴巴贯穿而入,刺破其脑袋后皮而出,身子扭曲了下的怪物随即便是没有了反应。

见状暗呼侥幸的李青云,忙抽出长棍,随即抱着乌雅继续向着外面狂奔而去。

接下来,并未再遇到什么意外的李青云,抱着乌雅一口气直接跑出了幽暗山洞,来到了外面的峡谷之中。

踉跄摔倒在地,让乌雅靠在了自己身上的李青云,转而感觉除了脑袋和后背还有些疼痛之外,浑身的燥热竟然减轻了许多:“那怪物喷出的腐蚀毒液,难道能够解红雾之毒?以毒攻毒吗?”

目光闪烁的李青云,转而发现乌雅已经浑身滚烫,蹙眉好似很痛苦的样子,略微犹豫便是伸手从脑袋、背后乃至手中长棍上沾了些残留的粘稠毒液,开始在乌雅脖子、手臂之上涂抹起来。

观察着乌雅的情况变化,慢慢发现她身上的滚烫灼热减轻了很多的李青云,略微松了口气后,转而见她没有清醒的意思,为其把了把脉,忍不住眉头皱起。

“怎么会这样?明明有效果的,为什么只是缓解,而并无法真正解毒?难道是我忽视了什么吗?”蹙眉低喃的李青云,目中闪烁着疑惑焦急之色。

在峡谷中待了一晚,确定乌雅体内的毒虽然没有真正解去却也暂时并无反复的李青云,第二日一早才带着她离开准备先返回部落了。

午后十分,当李青云带着昏迷的乌雅回到部落时,顿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因为这会儿李青云实在是看起来太狼狈了,头上只剩下少数头发,头皮被腐蚀得狰狞无比,后背同样看起来很吓人,简直活脱脱一活鬼般。

“呼和!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惊讶的呼喊声中,乌尔汗飞奔而来。

其话音刚落,略显急促的马蹄声中,阿日勒已是骑着马靠近过来,随即从马上一跃而下,快步上前的瞪眼看着李青云如今这幅尊荣,紧接着便是目光落在了翻身下马的李青云扶下来的乌雅身上,脸色一变连问道:“乌雅怎么了?”

“她中了剧毒!”李青云话音刚落,阿日勒便是忍不住怒瞪着他道:“走的时候,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过只要你还活着,就不会让乌雅出事,可现在呢?为什么她会中毒?”

李青云闻言有些无言以对,一旁的乌尔汗则是忍不住蹙眉看向阿日勒低喝道:“阿日勒,现在不是追究谁对谁错的时候,先想办法救乌雅再说。”

大概一顿饭的时间之后,李青云和乌雅住处的蒙古包内,部落里的萨满老祭祀、也是部落中对治病救人颇有研究的老者为乌雅诊看之后,不禁蹙眉摇头叹道:“乌雅中的毒,和她哥哥当年所中的一样,且似乎更加厉害。请恕我无能为力!”

“老祭祀,连你也解不了乌雅所中的毒吗?”阿日勒不愿相信的急切开口。

老祭祀则是看向了一旁沉默不语的李青云:“其实,论医术,呼和要比我厉害得多。他都没办法,我就没有什么主意了。”

“呼和,你到底有没有办法为乌雅解毒?”阿日勒转而看向李青云沉声问道。

“暂时没有什么办法,乌雅所中之毒,太过古怪,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毒,自然也就想不到解读之法,”李青云摇头道。

“你混蛋!”怒喝一声的阿日勒,直接上前一拳砸在了李青云脸上,将其砸倒在地,脸立刻肿了,鼻孔更是溢出血迹,而阿日勒却犹自忍不住咬牙喝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没中毒,而乌雅却中毒了?”

“我也希望中毒的是我,可是..”李青云有些苦涩痛苦的摇头。

阿日勒咬牙看着地上的李青云,还想上前动手时,却是被乌尔汗拦住了:“阿日勒,你现在就算打死他,乌雅所中的毒能解吗?除了呼和,你还能找到其他人为乌雅解毒吗?”

“可他根本解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乌雅死去!”阿日勒激动的怒道。

“也许..也许还有一个方法,可以尝试一下,”李青云略微犹豫的开口,顿时引得阿日勒和乌尔汗都是转头看向了他。

紧接着阿日勒便是忍不住连吼道:“有方法你干嘛不早说?有方法你就赶紧用啊!”

“那方法,我并无十足把握。而且,解毒之药,远在离此千里之外的天山,我怕乌雅无法撑太久,会来不及,”李青云连道。

天山?阿日勒和乌尔汗听得都是愣了下,紧接着猛然想到什么般的阿日勒,不禁蹙眉连问道:“你所说的解读之药,难道是天山雪莲吗?雪莲是何等难得之物,就算你去了天山,一时间又如何找得到?”

“我有一个朋友,他就在天山,他那儿应该会有雪莲。只要到了天山,就有希望救乌雅了,”李青云道。

阿日勒一听,顿时咬牙果断点头连道:“好,我陪你一块儿去!”

“不用了,救乌雅,去多了人也没用..”李青云摇头说着,还未说完,阿日勒便是打断了他的话:“少废话,不亲自跟着,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呆着乌雅去天山那么远的地方,万一路上出什么意外怎么办?”

李青云无奈,只能让阿日勒跟着他一块儿赶去天山,至于四个孩子还得托乌尔汗给继续照顾一段时间。

遥遥千里路程,虽是一路几匹马换乘,李青云和阿日勒带着乌雅也是足足赶了七日,才终于是来到了天山脚下,又花了半天带着乌雅来到天山之上桂仲明的师门所在之处,才见到了桂仲明。

“青云,怎么回事?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啊?”看到李青云的桂仲明顿时忍不住脸色一变的瞪眼惊道。

抱着昏迷中乌雅的李青云则是顾不得和他说这些,连忙道:“仲明大哥,我来这儿是向你求救的。你这里应该有品质上乘的天山雪莲吧?我妻子中了奇怪的剧毒,需要天山雪莲解毒救命。”

“你妻子?”惊讶看了眼李青云怀中抱着的乌雅,反应过来的桂仲明连道:“天山雪莲倒是有。只不过,你妻子到底中了什么毒?竟然连你也束手无策?”

“别废话了!既然有天山雪莲的话,就赶紧拿出来给乌雅解毒吧!”阿日勒有些不耐烦的急忙对桂仲明道。

闻言蹙眉看了眼阿日勒的桂仲明,却也并未计较他的无礼,直接对李青云道:“你们跟我来吧!”

不多时,在半山腰山腹空间内部一个石室房间内,阿日勒、桂仲明以及送雪莲来的聋哑姑娘青莲都在,而李青云则是认真为服过了雪莲水的乌雅把着脉。

“到底怎么样啊?毒解了没有?怎么乌雅还没醒?”阿日勒忍不住问道。

眉头凝起的李青云则是轻摇头道:“我高估了天山雪莲解毒的功效,也小看了乌雅所中之毒。若是早几天让乌雅服用天山雪莲,也许能够直接把毒解了。可是现在,却只能将毒化解大半,还是有一些余毒残留在乌雅体内,虽然暂时性命无碍,但她却依旧无法苏醒。”

安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手机:17756705302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 新闻
  • 房产
  • 汽车
  • 娱乐
  • 体育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帮助说明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www.xian08.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西安热线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QQ:20993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