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热线 > 健康 >  正文

连载 |《长寿仙翁李青云》第十九章:醉酒的汉子,火热的女子

发布时间:2018-01-19 17:59来源:
老乌拉的家,就在整个部落靠近中央的位置,部落内最大的一个蒙古包。 欢迎李青云的午宴很是丰盛,宴席上李青云不但吃到了真正的烤全羊,还品尝了不少蒙古的特色美味,蒙古人与

老乌拉的家,就在整个部落靠近中央的位置,部落内最大的一个蒙古包。

欢迎李青云的午宴很是丰盛,宴席上李青云不但吃到了真正的烤全羊,还品尝了不少蒙古的特色美味,蒙古人与汉人不同的饮食风俗,也是让他大开眼界。

午宴从快到中午的时候开始,一直到了下午约莫三点多钟才结束。吃还是次要,主药是喝酒。李青云虽然不喜欢喝酒,平时也基本上不喝,但面对乌拉以及在座部落中蒙古汉子们的热情,却也不得不喝,还喝了不少。

虽然有些不适应马奶酒酸涩的味道,可作为一个对医药养生颇有研究之人,李青云还是感觉到了马奶酒的特殊之处。此酒性温,有驱寒、舒筋活血、健胃等功效,可是被称为‘元玉浆’,乃有名的‘蒙古八珍’之一,与手扒肉、烤羊肉一起乃是蒙古人日常生活最喜欢的饮料佳品和待客佳肴。

蒙古人敬佩勇士,更喜欢能喝酒的汉子。李青云的海量,让帐内作陪的蒙古汉子们对他好感大增,敬酒时慢慢都开始以兄弟相称。

难得的,李青云平生第一次喝醉了。不过帐内众人没有一个人怪他,反而都是高兴无比。对蒙古人来说,你吃得越多,喝得越多,说明对主人家越尊重,主人家就会越高兴。

酒逢知己千杯少,方能一醉解千愁啊!不光李青云喝醉了,陪酒的蒙古汉子们,不少也都是喝多了。为什么喝多?只因为高兴!蒙古人闲来也没什么太多娱乐,聚会喝酒就算是个乐子了,能跟一位酒量好的勇士喝酒,就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喝醉了的李青云,被乌雅亲自过来扶走了,而且是扶到她家去休息了。对此,除了因为喝闷酒同样也有些喝多了的阿日勒不爽快看了眼之外,其他没任何人有异议。

李青云救了乌雅一命,由乌雅来照顾他,让他住在乌雅家里,这没什么不对的。

可当李青云清醒过来的时候,看着干净的床铺、干净整洁甚至可以说是崭新的蒙古包之后,再看看自己身上略有些旧却同样干净的蒙古服饰,随即挽起衣袖看到自己同样洁净的手臂后,却是感觉浑身都有些不太好了。

转而看到一旁放着的略显破旧的兽皮包裹以及一把古朴的匕首,伸手拿起那柄匕首的李青云,略微沉吟便是拔出匕首往自己唇角下巴上略显浓密乌黑的胡子上招呼去了。

片刻后,刚刚凭借着匕首的锋利刮光了胡子感觉清爽多了的李青云,便听到了外面一阵隐约激动的男子说话声。

将匕首插入鞘中,小心放在包裹旁,起身出了蒙古包的李青云,便见那阿日勒脸色很是难看的狠狠看了自己一眼,转身便是推开外面围观的人群离开了。

“呼和大哥,你醒了?”李青云还没搞清楚情况呢,同样脸上带着怒色的乌雅,看到李青云却是立刻面露喜色的迎了上来:“你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现在,昨晚都没吃饭,一定很饿了吧?我刚做好了手扒肉,在温着呢!你等会儿啊!我现在就去给你端去。”

说完,乌雅便是急匆匆向着一旁的蒙古包跑去了,留下李青云站在那儿一头雾水。

一旁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身材魁梧的蒙古汉子走过来笑着拍了拍李青云的肩膀:“呼和!酒醒了吧?”

“乌尔汗大哥!”转头看向他的李青云,不由客气笑着打了个招呼。

“想知道阿日勒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吗?”乌尔汗道。

李青云不置可否:“应该是因为我住在了乌雅这里的缘故吧?乌尔汗大哥,昨天,我喝醉了,是你们把我送到乌雅家里的吗?”

“呵呵,大家都忙着喝酒呢,可没有人愿意专门送你,是我乌雅妹子亲自把你从酒宴上带回来的,”乌尔汗轻笑说道。

轻点头的李青云,随即便是忍不住好奇问道:“对了,乌尔汗大哥,乌雅家里的其他人呢?怎么好像一个都没有见到?难道他们出远门了吗?”

“是出了一场远门,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一个都没有回来。也许,他们都是去见长生天了吧!”乌尔汗叹道。

李青云闻言顿时脸色变了下:“乌尔汗大哥,你是说,乌雅的家人全部都死了?”

“对!乌雅妹子的母亲死得比较早,而她的父亲以及两个哥哥,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因为一次外出,没再回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从那以后,继承她父亲部分财产的乌雅,便是独自撑起了这个只剩她一个人的家。不然,你以为我们蒙古这么多好汉子,哪有让乌雅一个女人独自去放牧的道理?”乌尔汗道:“这丫头,性子太好强了!只可惜,她是个女孩子,不然一定会是草原上的一只雄鹰。”

听着乌尔汗这番话,李青云神色黯然的沉默片刻,才道:“想不到,他也和我一样..

“什么?呼和,难道你也没有家人了吗?”乌尔汗目光一亮的看向李青云,看得李青云眉头微蹙,乌尔汗的语气中竟莫名的有着一些惊喜味道似得。

看李青云的表情,乌尔汗顿时反应过来,尴尬一笑道:“呼和,你别误会,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够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吗?”

“为什么?难不成是乌雅教你的?”看他明显转移话题的样子,李青云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配合他一般问道,他还真是有些好奇为什么乌雅和乌尔汗的汉语这么好,而这个部落其他人好像并不怎么懂汉语呢!

乌尔汗连道:“其实,我和乌雅,乃至乌雅的几个哥哥和父亲,都是跟着乌雅的父亲、外公以及母亲学的汉语。乌雅的父亲是草原上的英雄,我们部落以前出了名的好汉子,曾去过你们汉人的地方。在那里,他结识了乌雅的外公、两个舅舅和母亲。后来,他们一起来到了部落,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不过在乌雅三岁那年,一次外出,他的外公和两个舅舅没有再回来,只有她父亲和同去的大哥回来了。不过她大哥回来之后就疯了,疯了一年多,后来死了。十年后,乌雅十三岁,他父亲和另外两个哥哥也是因为外出没再回来,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失踪?疯了?死了?”李青云听得暗暗皱眉,总觉得这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隐秘。乌雅的外公、舅舅、父亲以及哥哥为什么外出?他们去了哪里?为什么会失踪?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一切,似乎都已不得而知。

当然,李青云也只是有些疑惑好奇罢了,却也并无深究之心。毕竟,这些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天下未知隐秘的事情太多,他也并不想什么事都去弄个清楚明白。好奇心会害死猫的,乌雅的外公、舅舅、父亲和哥哥们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才害了自己吧?

见李青云似乎不想在这方面深谈,乌尔汗也没有说太多,而是转而眼神示意了下一侧李青云昨晚住的蒙古包:“知道这个蒙古包是做什么用的蒙古包当然是用来住的,还能有什么用?李青云闻言略微疑惑看向乌尔汗,没有开口。

乌尔汗也没有再卖关子,而是直接道:“这个蒙古包,是乌雅的父亲为他二哥成婚准备的婚房。只是,那一次他们一走,再也没回来,所以这个婚房也就失去了用处,一直空置在这里。但后来,乌雅说了一件事,而这件事也是让之前阿日勒生气的原因。”

“哦,乌雅说了什么?”见乌尔汗又卖起了关子,李青云也是乐得配合他,闲来无事,他还真是有点儿好奇呢!

看着李青云,顿了下的乌尔汗才道:“乌雅说过,她的父亲和哥哥不在了,为了家族的延续,她不会嫁出去,而是会招赘,对,按照你们汉人的说法,就是招赘,她要招赘夫婿。她未来的孩子,要跟着她家族的姓氏。可是,我们蒙古人虽然不像你们汉人那么看重血脉传承,但草原上的好汉子,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姓着别人家族的姓。而一般的汉子,乌雅也看不上。这也是为什么,乌雅今年已经十九岁了,却依旧没有成婚的原因。”

十九岁?李青云听得眉头一挑,看乌雅的样子,可不止十九岁,之前李青云还以为她应该有二十多岁了呢!草原上,风吹日晒的,人似乎是会老得快一些,往往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而且草原上的人,吃肉食和奶制品,也普遍会比汉人成长更快,更壮,就是女人也会比汉族女人看起来更加丰满成熟。

“乌雅还说了,她父亲不在了,没有人为她准备婚房,她也不准备重新准备。所以,她二哥没有用的这个婚房,将来就会成为她的婚房。按我们草原上的习俗,在新人成婚之前,其他外人是不能够住这婚房的,”乌尔汗接下来这番话,却是让李青云忍不住眉头皱起。既然如此,那乌雅为什么安排他昨晚住在这里?是因为乌雅一个女孩子,不方便和自己住在同一个蒙古包内?还是..

乌尔汗再次伸手拍了拍李青云的肩膀,意味深长道:“呼和,以后好好对乌雅。”

李青云一听,顿时忍不住瞪眼看向乌尔汗,一时间有些被他这句话雷得外焦里嫩。

“乌雅妹子可是我们部落的明珠啊!不知多少汉子对她垂涎三尺呢!哈哈,我走了,”笑说着的乌尔汗,便是直接转身大步离开了。

不远处的蒙古包内,正好端着丰盛食物出来的乌雅,一边往这边走来,一边笑着连道:“乌尔汗大哥,你别走啊!我做的食物多,你一起留下吃点儿吧!”

“不用了,家里的婆娘准备了饭食等我回去吃呢!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已经走到了远处的乌尔汗头也不回的挥手朗声道,蒙古汉子的豪爽不羁展露无遗。

乌雅则是一脸笑意连向昨晚李青云住的蒙古包内走去,同时对李青云招呼道:“呼和大哥,过来吃东西了,看看我做的手扒肉你喜不喜欢。”

跟着乌雅进入这座崭新的蒙古包内,眼看着她在桌旁摆好食物,在她的招呼下上去在桌旁坐下的李青云,看着随后坐在对面的她,忍不住道:“乌雅,昨晚为什么安排我住在这里?我听乌尔汗大哥说,这座蒙古包..

“呼和大哥,你不用理会乌尔汗大哥说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自然就是我的贵客,总不能让你跟着我住旧包吧?而且,我们两个人住在一个包里,也不是太方便,别人会说闲话的,”乌雅不待李青云说完,便是连忙道。

看着乌雅笑说着的样子,李青云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自己似乎是想多了。这个乌尔汗,胡言乱语些什么?说的话一点儿都不靠谱!

早饭后,乌雅拉着李青云在整个部落里好好逛了逛,介绍李青云认识了很多部落里的人,虽然很多面孔都变得有点儿印象了,可是那么多名字却是让李青云脑袋都要炸了,怎么可能一下子记得过来嘛!

中午的午餐同样丰盛,李青云和乌雅是在乌尔汗家里吃的,李青云也见到了乌尔汗的妻子以及他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这个时代的蒙古人,和汉人一样成婚都比较早。乌尔汗看起来三十多岁,但他的大儿子已经足有十七岁了,看起来是一个壮小伙了。

晚上时,李青云还跟着乌雅、乌尔汗以及他的妻子儿女们参加了部落里热闹的篝火晚会,见识了蒙古人的能歌善舞和热辣风情,甚至还被乌雅硬拉着和一些部落的年轻男女们一起跳了蒙古人传统的舞蹈。

难得能够放开心怀好好玩一玩,心情不错的李青云,和乌尔汗他们喝了不少酒,虽然没醉,但回到住处的时候也是有些微醺了。

没了打坐炼气想法的李青云,只想舒服的好好睡一觉,一回去便倒头就睡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李青云只觉一具柔软火热的身子靠近自己,本能般下意识便将之搂入了怀中。

恍惚间李青云只觉自己又仿佛回到了两岸洛神花开的红河边,和红鳞相拥在红河岸边的草地上翻滚着,好似要将彼此融入对方的体内般。情到浓处,一切水到渠成,低喃着红鳞名字的李青云,只觉此时自己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李青云浑然忘了自己和红鳞之前发生的一切隔阂,也忘了红鳞那一声痛苦恨声的‘李青云,我恨你’,更不会发现怀中的人儿这会儿已是眼角流出了泪水,是痛还是悲?

第二日一早,当李青云略有些迷迷糊糊清醒过来之后,便发现自己竟是赤身裸体的躺在铺盖着兽皮褥子的床榻上。昨日的一切,都恍惚一梦般。

看了眼整齐叠放在一旁的衣服,蹙眉翻开兽皮褥子准备穿衣服起身的李青云,注意到床上一滩刺眼的血迹,不由目光一凝的动作僵硬了下。

片刻后,穿好了衣服的李青云,在床边沉默坐了下来,坐了许久。直到隐约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抬头看去的李青云,看着乌雅动作略显僵硬不自然般走进来的样子,不禁更加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呼和大哥,你醒了?准备吃饭吧!”仿若无事般对李青云笑说了声的乌雅,便是连将准备好的食物放在了一旁不远处的桌案上,只不过其弯腰之时却是忍不住动作微僵的秀眉一蹙,轻吸了口凉气。

起身走向前去的李青云,看着一脸笑意忙活的乌雅,忍不住道:“乌雅,昨晚..

“呼和大哥,昨晚你喝多了,先喝点儿醒酒汤醒一醒酒吧!”不待李青云说完,乌雅便是笑着连道。

李青云略微沉默才道:“对不起,乌雅,我..

“没关系!呼和大哥,我明白的!昨天你就说了,你要离开这里。我不会勉强你留下,不过,先吃完这顿饭再走好吗?”转头美眸泛红看着李青云的乌雅,勉强笑道。

眉头凝起的李青云不禁连道:“可是昨晚我们..

“昨晚,只是乌雅想要报答呼和大哥的救命之恩罢了,”乌雅则道:“呼和大哥,我知道,昨晚你只是将我当成了那个叫红鳞的女孩罢了,你一定很爱她吧?”

闻言双眸微闭沉默了下的李青云才缓缓开口道:“是,我是很爱她,她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爱上的女孩。可是,我们注定有缘无分。而且,我杀了她大哥!”

“你..你杀了她大哥?为什么啊?”乌雅忍不住美眸一瞪的惊讶连问道。

“因为她大哥杀了我爷爷,虽然那不是我亲爷爷,可是他一手把我养大,教我医术,是我在这世上唯一也是最亲的人了,”李青云道。

乌雅听了俏脸略微变幻,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那..那你们..

“她恨透我了,恐怕永远不会再想要见到我了,”李青云摇头叹道。

“你是因为她,才离开了老家,四处流浪的吗?”乌雅不禁问道。

李青云却是摇头道:“也并不全是!自从远昌爷爷走后,我就已经没有家了。如今四海为家,悬壶济世,是我的宏愿。远昌爷爷传我一身医术,我不能把它埋没了。”

 

“不过,我想远昌爷爷他更希望我能够成家立业,为李家留下血脉,”李青云说着,看着神色微动不敢置信看向他的乌雅,不由正色道:“所以,我决定留下。乌雅,你愿意嫁给我,做我李青云的妻子吗?”

安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 新闻
  • 房产
  • 汽车
  • 娱乐
  • 体育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帮助说明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www.xian08.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西安热线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QQ:20993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