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热线 > 健康 >  正文

连载 |《长寿仙翁李青云》第十六章:翼王慨然死,青云血战生

发布时间:2018-01-16 10:58来源:
1863 年 5 月,石达开所部太平军约莫五六千人到达大渡河。对岸尚无清军,石达开下令多造船筏,准备第二日渡河。 当日傍晚时分,天色便有些阴沉,看不到一丝夕阳的霞光,天黑得也

18635月,石达开所部太平军约莫五六千人到达大渡河。对岸尚无清军,石达开下令多造船筏,准备第二日渡河。

当日傍晚时分,天色便有些阴沉,看不到一丝夕阳的霞光,天黑得也是比较早。

大渡河边,一身太平军将领服饰、看起来五六十岁沧桑老将般的李青云看着滚滚大渡河水和阴暗的天幕,忍不住眉头紧皱的目中有着浓浓的忧虑之色:“天色不好,今夜怕会有一场大雨。若雨势太大,河水必然暴涨,那明日渡河可就..

“陈将军!”呼喊声中,远处一年轻的太平军军士急速跑了过来,来到李青云身后恭敬行礼道:“将军,军中已经准备好了饭食,兄弟们都等着您回去开饭呢!”

“让兄弟们先吃吧!吃完都早点儿休息,”假名陈远昌加入太平军,如今已经成为了石达开亲兵将领的李青云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待得那年轻军士恭敬应声离开后,李青云又默默站了许久,才幽幽一叹的转身离去。

当晚,果然天降大雨,那雨水不但使得河水暴涨,无法行船,更是浇凉了所有太平军将士的心。要知道,战场之上,争分夺秒,战机稍纵即逝,转眼间情况就可能风云变幻,急转直下。

三日后,在大渡河东岸防御的清兵来到了对岸。太平军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涨水所阻,多次抢渡不成,粮草慢慢用尽,陷入绝境。

清军南字营都司王松林到太平军军营谈判,危急存亡之际,石达开决心舍命以全三军。其中,石达开所部三千人被王松林收编,剩下老弱病残两千人保留武器,驻扎大树堡。

为了数千太平军将士的生死,甘愿束手就擒的石达开,在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李青云,让他保护好留在大树堡的太平军老幼。

夕阳西下,残阳笼罩着苍凉大地,大树堡外,以李青云为首的两千太平军老弱病残目送下,石达开独自默默向着以王松林为首前来受降的清军兵马走去。

“翼王!”看着石达开那孤寂而依旧坚挺的背影,恍惚间好似看到了爷爷李定国般的李青云,双眸有些模糊了,忍不住口中发出了一声低沉悲怆的喊声,其身后跟着的太平军老弱病残人等,也都是眼中含泪的看着石达开的背影,默契般一起跪了下去:“翼王!”

看着这一幕,王松林等清军将佐不禁都是神色凛然,随即双眸轻眯的王松林便不禁目中闪过了一抹隐晦的森然杀机。这些叛逆乃是石达开的死忠,看来决不能放过。

回头看了眼李青云等人,同样虎目泛红的石达开,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略微沉默便是转过头去,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了。

转眼间,距离石达开被清军押走已经过了七八天了。这些天,大树堡内残存的太平军老弱病残士气很是低迷,军心涣散,几乎每天都会有军士逃散。

这日晚间,李青云正独自盘坐房中打坐静心,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其惊醒了。

“何事如此慌张?”豁然睁开双眸的李青云,不由忙起身前去开门喝问道。

“将军,大事不好,朱将军带着几百人逃走了,还带走了所有的船筏,”外面的年轻太平军军士惊慌连道。

李青云却并未感觉太意外,只是目露哀色的叹了声:“人心离散,如之奈何?”

而这一晚,注定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下半夜,当堡内众人睡得正熟,防备最为松懈时,一直精锐清军偷袭杀来,径直杀入了大树堡。

黑暗中,人喊马嘶,惨叫声不绝,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开来,宛如屠杀。

大树堡内,勉强组织起一些人手抵抗的李青云,却是依旧很快被清军包围在了一座破庙之外,庙内便是太平军中三百余无力厮杀的老弱。而李青云身边,满打满算也只剩下了二三十个人,且几乎人人身上都带着伤。

“王松林,翼王都已束手就擒,想不到尔等竟然背信弃义,夜袭大树堡,欲要将我等赶尽杀绝!”李青云咬牙看着那为首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清军将领。

王松林则是冷漠一笑:“尔等叛逆,人人得而诛之!兄弟们,动手,杀光他们!”

“王松林,今日,我必要你狗命!”怒喝一声的李青云,便是径直向着王松林杀去。

其身后二三十位大多带伤的太平军军士,也都是一个个悲愤怒吼着杀了过去。自知必死的他们,这会儿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即使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

好似一群受伤的孤狼般,一位位太平军军士几乎都是选择和对手同归于尽,让周围围困他们的那些清军军士都忍不住心头凛然。

李青云更是凶悍如虎一般,真正爆发出了他可怕的实力,所过之处的清军军士尽皆被他砍瓜切菜般斩杀,吓得王松林都忍不住双眸一缩:“好个陈远昌!早就听闻石达开手下有一个武功高强的护卫,虽已年老,却有廉颇之勇。不过,纵然你勇冠三军,双拳又怎能敌得过四手?”

“上,弓弩手准备!”勒马后退的王松林,吩咐清军结枪阵阻击,弓弩手汇聚到了枪阵兵之后,如雨的箭矢向着李青云以及残存的七八个太平军军士攒射而去。

“小心!”脸色一变的李青云,将之前从一个清兵手中夺过来的长枪抡圆了,勉强挡住部分箭矢,依旧有着四个太平军军士尽皆被箭矢射中,其中三个成了刺猬,当场身死,剩下的一个也是胸口中了一箭,重伤倒地。

幸存的三个太平军军士,则是彼此相视的面露决绝之色,眼看着那些清兵弓弩手的第二轮箭矢就要来了,不由一起飞奔上前挡在了李青云面前:“陈将军,快走,去救翼王!”

“兄弟!”惊呼一声的李青云,只听得尖锐破空声,下一刻面前三位太平军军士便尽皆被射成刺猬,一个个浑身僵硬般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看着这一幕,目眦欲裂的李青云,不由狂吼一声,震得周围清兵一阵头晕目眩,随即双眸充血般死死盯着清军军士后方的王松林,跃身而起,踩着一个清兵枪阵兵的脑袋,如饿虎扑食般向着王松林飞扑而去。

见状,双眸紧缩的王松林,脸上却并无多少惊慌畏惧之色,反而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弧度的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一个西洋手枪,对着李青云扣动了扳机。

..一声低沉的枪声响起,身在半空中的李青云浑身一震,随勉强侧身躲过要害,胸侧靠近肩头的位置依旧是瞬间变得一片血肉模糊。

下一刻,李青云已是从腰间摸出了那把锋利匕首,在王松林惊骇的目光下匕首化作一道寒光般,根本不容他躲闪反应,已是‘噗嗤’一声射入了他的胸膛,甚至于贯穿了他的身体,在其胸口处留下了一个前后通透的血窟窿。

不敢置信低头看向自己胸口的王松林,紧接着便是被从天而降般的李青云一脚踹下马背。落在马背上的李青云,毫不犹豫的调转马头,策马飞奔离去。

待得那些惊骇震惊的清军反应过来,李青云早已消失在了远处黑暗之中,只有一道低沉冰冷的声音传来:“庙内只有老弱,若让我知道尔等敢伤害他们,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陈远昌也势要将尔等斩尽杀绝!”

李青云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着,让不少清军军士都是默然无声,脸色发白。

 

1863627日,石达开在成都公堂受审,慷慨陈词,令主审官崇实理屈词穷,无言以对,而后从容就义,临刑之际,神色怡然,身受凌迟酷刑,至死默默无声,观者无不动容,叹为‘奇男子’。

有人要问了,李青云在哪儿呢?他不是去救石达开了吗?是没救出来吗?

说来,还是李青云小觑了那火枪的威力。那一枪虽不致命,可也是让他重伤,离开大树堡后一路奔驰不过七八里地,便是支撑不住,跌落马背,晕倒在了路旁。幸得一游方道人路过,将其救了起来。

峨眉山,深山中一座道观之内,布置简单古朴的房间中,李青云静静躺在床榻上,已不知沉睡了多久。

“嗯?”突然眉头微蹙,豁然睁开双眸的李青云,本能般坐起身来,牵动胸侧的伤口,不由轻吸了口凉气,随即看着周围陌生的房间,不禁眉头一凝:“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

“哎呀,施主,你终于醒了!”惊喜的声音传来,只见一青色道袍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小道士走了进来,微微瞪眼的看着李青云,转而便是忙转身向外跑去了:“师父师父,你快来啊!你救回来的那个大爷,他醒了!”

不过片刻之后,李青云便是看到一位须发花白、仙风道骨般的老道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那好奇般目光闪烁看着自己的小道士。

“道友,你感觉如何?身体应该无甚大碍了吧?”老道士一脸温和笑意的对李青云道。

道友?听他对自己的这般称呼,愣了下的李青云,便是连忙拱手感激道:“多谢道友救命之恩!敢问道友,此乃何处啊?”

“呵呵,这里是峨眉山金顶观,乃我师门化外清修之地,”老道士轻笑道:“道友只管在此安心静养,外面的世俗纷扰,是影响不到这里来的。”

听老道提起‘外界’二字,李青云不禁连忙问道:“道友,不知我昏迷了多久?这外界的情况你可知道?你有太平天国翼王的消息吗?”

“道友已昏迷多时..至于翼王,我也是有所耳闻,据说前些日子他已是在成都被处以极刑,至死默然无一言,”老道似有感慨般道。

“死了?”李青云脸色一变,紧接着便是忍不住凝眉痛苦般的一手捂着胸口,随即一口血狂喷而出,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老道士见状神色微变,连闪电般出手在李青云胸前几处穴位拍打了下,同时蹙眉连道:“道友,你也是修持之人,怎不知情绪起伏太大容易伤身的道理?你前番受了重伤,已是大损元气。幸得你修持有道,方能保住一命。若不能尽快平静心神,小心多年修持苦功,一朝沦丧啊!”

神色惨然摇头的李青云,半晌后才深吸了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眸:“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我辈修行之人,本就不该太过执着于世俗之中的得失,道友着相了,”老道士道。

李青云则是忍不住道:“人生若无一执着,那活着于朽木何异?”

“无量天尊!当放则放,方能得大自在,”宣了一声道号的老道士,便是随即道:“道友且在此安心静养吧!老道就不多打扰了。”

待得老道士领着那小道士离开后,李青云不禁脸色变幻的目光略有些复杂:“放下?是啊!对于爷爷和远昌爷爷的遗志,我始终还是难以放下。我李青云一生所求为何?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大无畏还是大愚?十年如太平一梦,终究会有梦醒之时,怕是不想放下也只能放下了。”

数日后,身子大好之后,李青云便是向老道士告辞离开了。

峨眉金顶之上,悬崖边,老道恭敬垂手而立,在其面前还站着一个一身灰白道袍、头发同样灰白、脸上却面有红光、看起来比他还要年轻一些的道士。那道士负手而立,神色平淡,深邃而沧桑的目光眺望远处,似乎看到了山道上下山而去的李青云。

“师尊,就这么让他下山了吗?怎么说,他也算是咱们这一脉的弟子,且修持颇深,何不留他在山上静修呢?”老道士忍不住道。

灰白道袍道士却是轻摇头道:“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李青云虽与我道门有缘,且渊源不浅,但他终究难以从世俗纷扰中跳脱,算不得是我辈同道中人。早些年,为师外出游历,途径皖南大山,也是偶遇过李青云。他曾向我寻求长生之法,受我传承指点,但愿将来他能够看透世事,真正得入我门吧!”

四川,开县,李青云回来了,又变成了独自一人,过着他日复一日平静的生活。

接下来的日子,李青云便再也没有离开过开县了。天大地大,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牵挂的了,他只想留在开县安安静静过完他余下的日子。

平静中,一年又一年过去,李青云的身体也终于是慢慢有了一些老态。

清末民初,伴随着中华和西方接触越来越多,民智日渐开放,开始出现了一些新式学堂。李青云同样对这些新兴事物很是好奇,闲来无事,更是时常应邀去那些新式学堂给学生们讲医术和养生之道。

这个时候的李青云,经历了那么多事,早已心态变得很是平和了。和那些年轻学子们在一起交流,他也会感觉自己好似又变得年轻了般。自己这一身所学,也没有个衣钵传人,将自己的医学知识传播开来,造福后世,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都说老小孩,这人一老了,有时候反而如小孩子一般跳脱,总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和举动。就拿李青云来说,晚年他很少上山采药了,给人看病之余,竟然还会偶尔给人看相。

相术一门,博大精深,李青云虽说不上有多深的造诣,可这么多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结合他擅长的医学知识,倒也能说出一些道道来,让人信服。

开县南门人张骥若年轻时,李青云就给他看过相,说他将来能当大官,约定算准了之后,以两石谷子做酬谢。后来张骥若当上了四川军阀的旅长,果然送了他两石谷子酬谢。

其实这看相是否真的那么神奇呢?怕倒也不尽然!主要是考验一个人的眼力罢了,所谓三岁看老,一个人的能力和将来的成就,也是能够从一些方面看出来的。也或许,李青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玩笑罢了。

但不管怎么说,李青云在开县人的眼中,算是一个很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了。很多人啊,都把他当成老神仙一样。

甚至于后来领兵驻扎四川万县的军阀杨森都听说了李青云,忍不住对他生出好奇之心,遂派人去开县相请,希望李青云能够到万县指点传授其养生长寿之法。

人家客气有礼的来请,李青云倒也不好说不去。同样对杨森这位军阀略有些好奇的李青云,便是跟着来请的人一起去了趟万县。但法不可轻传,李青云也是需要考验一番杨森此人到底怎样。所以,这一趟来,虽然杨森对他好吃好喝伺候周到,可他却并未吐露任何养生长寿之法。

杨森无奈,只能将其礼送回了开县,待得1927年,李青云两百五十岁大寿的时候,杨森以为李青云祝寿为名,再次将其请到了万县。

 

杨森对李青云敬若上宾,让人为他特制了全身新衣,请照相馆为其照相,将照片放大陈列在橱窗中,其上标明‘开县二百五十岁老人李青云肖像,民国十六年春三月摄于万州’,万州即万县。此事当时引得省内各报作为奇闻争相报道,一时间轰动全川。

 

安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手机:17756705302

联系人:许晓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 新闻
  • 房产
  • 汽车
  • 娱乐
  • 体育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帮助说明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www.xian08.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西安热线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QQ:20993620